• <i id="r7v0f"></i>
  • 2019年,小龍蝦不紅了嗎?

    2018年,國人在美團平臺吃掉了約4.5萬噸小龍蝦。

    我,小龍蝦,不紅了嗎?

    2019年5月的某一天,我從湖北荊州的三湖農場被撈出來,離開水面時,我環顧了下四周的環境,農場外山清水秀,植被、尤其是藻類覆蓋率較高。

    網蝦。攝影:鄧攀

    “聽說今年市面價格不如以前,跌了2-3成,小龍蝦可能不紅了”,我的飼主咂了一下嘴,看著我發愁。“我不紅了?”我看著通體暗紅的自己,我明明還是很“紅”。

    我的學名是克原氏螯蝦,祖籍美國路易安那州。上個世紀30年代,我被日本人引進南京,本來計劃用作牛蛙的飼料,我想沒有小龍蝦愿意淪落至此!

    需要澄清的誤解是,我對生長環境的要求極為苛刻,我們希望所處的生活環境水質清澈、有一定的植被與藻類覆蓋。據說湖北荊州是小龍蝦之都,全國約三分之一的小龍蝦都出自荊州。

    湖北荊州的李小龍小龍蝦與蘇寧合作,養蝦基地一望無垠。攝影:鄧攀

    與諸多新聞報道的一樣,我們的確是十足的“入侵物種”。

    我們的鉗子“孔武有力”,善于在荷塘內打洞掘穴,無意間會對農作物造成損害。我們主食是飼料,也食用水草以及藻類,藻類會讓我們的體內不斷積累蝦青素,縱使在食物短缺、水域干旱的情況下,蝦青素也能讓我們擁有2-3歲的長壽。

    實際上在中國,真正奠定我江湖地位還是在2015年。這一年,與我相關的創業項目達到了一千多個,投資人慧眼識珠,我身上的確有巨大的價值,身價也在這一階段不斷飆升。

    在2018年的世界杯期間,我們還搭載著中歐班次列車去過莫斯科,有轉世重生的同伴說他在路上看到過馬云,但我對此有點疑惑,畢竟同行的小龍蝦有10萬只之多。

    蘇寧拼購小龍蝦基地,農戶正在捕撈小龍蝦。攝影:鄧攀

    而與2018年不同,越來越多的企業都將目光投向了貨源地,不同的勢力爭奪我們的產地,幾乎每一個龍蝦都被分區劃片,從出生起,就已經貼上特有的品牌。我身處的這片農場,就與蘇寧簽訂了協議,成為蘇寧的“拼基地”之一;而在隔壁的洪湖市,又有大片蝦塘被盒馬承包,這至少能保證我們的產量,也能提升蝦農們的抗風險能力。

    我相信我一定還很紅,而我的走紅,必須從一條街說起。

    制霸簋街

    這條食客云集的街叫簋街。

    簋街排隊等吃小龍蝦的人。攝影:謝蕓子

    我一直認為,能夠成為全國級的網紅,還是要仰賴于在北方市場的壯大,畢竟在此前,我的活動范圍只在安徽以及湖北、湖南地區,能夠在北方市場站住腳,還是因為北京這條街、因為一個人。

    90年代初,孫玉珍從家鄉安徽蕪湖來到北京,揣著僅有的200元想找一份保姆的工作,卻意外發現了蔬菜批發的商機。大約是在1994、1995年,孫玉珍轉型做起水產生意。

    在我的印象中,這個時段的北京簋街商業剛復蘇不久,各式餐飲更是占了門店總數的絕大部分。而彼時的孫玉珍,也是因為到簋街送貨較多,在有了一定的資本積累后,孫玉珍開始盤算著開一家自己的店。

    1999年,胡大飯館正式營業;2000年,孫玉珍回家辦事,在合肥火車站與我正式“相遇”,在對視的那一瞬間,她就立即決定要帶著我“北上”,但彼時的北京的餐桌上,還沒有我的身影。

    麻辣小龍蝦是胡大的主打,也成為北京人的心頭好。攝影:王攀

    在此后,孫玉珍開始走街串巷,遍訪成都、重慶的餐館,用了五、六年的時間,終于開發出鮮香獨特、讓人難忘的麻辣口味,也因此,人們總愛熱絡的稱呼我的別名——“麻小兒”。

    孫玉珍為我費的心思,奠定了胡大在簋街乃至北京的地位。但對于“北京人兒”來說,我的真正“登堂入室”還是在2008年奧運會期間。

    彼時,我的商業模式還是以“捕撈+餐飲”為主,勤勞的中國人利用我和水稻錯位生長的習性,發明了蝦稻連作的養殖方法,因此2008年,我的產量暴漲。隨著中國城市化的進程,人們的夜生活豐富多彩,我已經完全“制霸”簋街甚至大排檔。

    自2010年起,胡大飯館就一直加大對后廚現代化的投入,圖為胡大引入的餐飲傳送鏈。攝影:王攀

    信良記CEO李劍的說法是,我能成為國民級別的網紅,還是要歸功于移動互聯網的發展。隨著社交軟件的普及,人們會面的機會越來越少,而我的一大特性就是能讓人們放下手機。在“剩女”遠多于“剩男”的北京,我促成了太多紅男綠女的結合,這對于推動社會的穩定與城市的發展,我也功勞不淺呢。

    2010年,北京的外賣生意繁榮,我也心生得意。在更多人看來,我幾乎是為了外賣而生的產物,客單價高,就算經過一段時間的配送,味道也不會變壞,但讓我驚奇的是,胡大并沒有開展外賣的業務,根據他們新掌門人郭冬的說法,是為了保證能夠“對每一只蝦負責”。

    但不管是孫玉珍還是胡大,把我帶到北京市場,胡大因此得到了可觀的回報。胡大最新的情況是已在全國范圍內開設7家門店,平均每家每天80000只小龍蝦的流水。

    身價起落

    竟然我如此被人喜愛,那為什么又會在2019年出現價格的回落?

    對比2018年同期,相同價格的小龍蝦每斤下跌了2~4元。更有文章稱,2019年80%的蝦農都是虧損的。

    在這里我要嚴正聲明,價格下跌是真,但是80%的蝦農虧損是假,至少我能保證的是,做蝦苗買賣的人都賺了一筆,虧損的蝦農大多都是“蝦稻連作”的新手。但在若干年以前,我的確見過有蝦農因為我而血本無歸的情況。

    雖然我不想承認,但與牛蛙等農副水產一樣,我也容易受到市場供需關系的影響。因為我是季節性較高的水產品,價格本身就呈現V字型的變化,再加之蝦稻連作的推廣,4月到7月,我的產量最多、價格也最低。與此同時,我的身價也容易被人操控。

    其實早在2000年,中國就已出現了粗加工小龍蝦的出口企業。文章開頭我也提到過,2015年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一年,在這一年,市場的對我需求旺盛,在價格不斷上漲的同時,也極大沖擊了出口商的利潤。緊接著,市面上就出現了很多諸如“小龍蝦是二戰時期日本引進的尸蟲”、“食用小龍蝦會導致鉛汞超標、寄生蟲”的新聞。

    雖然在后期,這些消息都被證明為“不實”,但被“污名化”后,我的價格大跳水,雖然有部分出口商因此獲利,但大部分蝦農血本無歸。

    但2019年的價格跌落絕對與惡意中傷無關,一切還要從2018年說起。

    如果說2015年是網紅元年,那么2018年就是資本的狂熱年,這一年小龍蝦的價格貴得驚人。在我的印象中,在市場行情最高的時候,不管是稻田蝦還是淡水湖蝦,只要蝦農敢喊價,就有買手敢買,價格甚至能到每斤70-80元。

    程路是來自北京朝陽的食客,梅西的球迷,她清楚記得在俄羅斯世界杯期間,在小龍蝦外賣上的花費達到了數千元,因為單價很貴。

    2018年的熱潮導致了更多蝦農在2019年涌入,但供需關系卻在悄然改變,像百勝這樣的餐飲巨頭早已囤積了大量的蝦仁制品,再加上政府大力推進“蝦稻連作”,市場上流通的小龍蝦,供遠大于需,我的身價自然下跌。不過我想這至少有一個好處,因為資本與政府的介入,價格在回歸理性。

    2019年,受供需關系影響,小龍蝦市場價格下跌明顯。攝影:鄧攀

    在諸多圍繞我的創業者中,海盜蝦飯劉慶剛是較為特別的,因為消費者對于快餐價格的變化敏感,就算是原材料價格上漲,劉剛也只能自己承擔虧損。

    “在2015年的時候,我拿貨的蝦仁價格八萬到九萬一噸,到了2018年行業最瘋狂的時候,這一款蝦仁的價格漲到了十六萬”。而與劉剛從工廠拿貨不同,作為餐飲供應鏈企業,信良記的李劍接觸蝦農更多。在他看來,2019年小龍蝦價格的下跌,只是因為市場回歸了理性,“與2017年、2016年相比,價格沒有太大變化”。

    一門生意

    不管怎么樣,我依然希望更紅、甚至是恢復2018年的爆紅。

    從目前的消費端來看,我雖大有“飛入尋常百姓家”的趨勢,但萬億級的市場規模竟沒出現一家巨頭企業。很多人都說我的未來可期,但我的感覺是:這個行業的游戲規則需要升級。

    首先,我本身就是季節性的產物,但在政府大力推廣蝦稻連作后,稻田蝦這一比例占到了85%,因為稻田蝦季節性強,這更加深了供需的不平衡,很多時候甚至出現“有價無蝦”的情況。

    其次,信息不對稱也是我很大的難題。很多蝦農飼養小龍蝦都是憑感覺,沒有人告訴他們究竟該用那種飼料、怎么養殖更科學,他們也不知道現在的市場價格、以及市場需求,要么盲從跟風、要么一哄而散。

    且對于我本身,也算是身嬌肉貴。一到五月,只要是暴雨天,我就很容易生病,一旦生病,很容傳染整個蝦塘,所以很多蝦農此時會選擇廉價拋售。

    目前來看,圍繞我大展拳腳的玩家主要分為四大類:一是以胡大、大蝦來了為代表的專做麻辣小龍蝦的餐飲品牌;第二類是以海盜蝦飯、加飯plus為代表的“龍蝦飯作坊”;第三則是信良記這樣專門做餐飲B2B的供應鏈企業;第四就是盒馬、蘇寧、阿里等電商巨頭。

    電商觸及小龍蝦后,也出現了很多專門在線上售賣的小龍蝦品牌。來源:被訪者

    而對于所有玩家來說,供應鏈的難題一直都是“七寸”。也正因此,更多企業將目光投向了原產地。目前我知道的情況是,信良記與胡大這樣的餐飲品牌,都已入股或并購了屬于自己的專屬蝦田;盒馬、蘇寧更是在2019年加入了這一浪潮,與地方政府簽訂協議,整合蝦農、承包蝦塘,直采直銷。

    從目前市面上販售的小龍蝦品類來看,主要分為生鮮活蝦與冷凍蝦兩大類。如果是生鮮活蝦,在捕撈后會經過清洗等簡單加工,通過特有的物流、保鮮技術運送到全國各地,最終活蹦亂跳地出現在消費者手中。而對于凍蝦,則是在捕撈清洗后,直接通過工廠加工炒制,在冷凍鎖鮮后進行物流配送。

    凍蝦需要冷凍鎖鮮后進行物流配送。來源:被訪者

    目前來看,越來越多的玩家都在嘗試深度參與小龍蝦的養殖,希望養殖、生產的全流程能夠更加數字化、標準化,但客觀來說,所有人絕大部分的成本投入還是在物流運輸。當然如果沒有先進的冷鏈物流技術,我根本沒有機會走紅全國。

    我的這一季度終于要結束了,再過一兩個月,就要換大閘蟹粉墨登場。但我始終相信,沒有誰能替代我在食客心中的崇高地位。

    在美團發布的報告中,2018年,國人在美團平臺吃掉了約4.5萬噸小龍蝦,如果將這些小龍蝦首尾相連,總長度可以繞赤道將近3圈。而2019年前5個月,小龍蝦的交易額已達到了2018全年交易額的77%。

    小龍蝦火,捕蝦網也跟著火了。河南商水制造捕蝦網籠的電商,天貓618期間每天發貨達到上萬件。來源:被訪者

    我相信我的未來可期,隨著產業的不斷集中與技術的持續進步,我的市場總量會再度提高,價格也會越來越親民。或許再過幾年,將會出現一個專門圍著我轉的上市企業,畢竟經營麻辣鮮香是一門好生意。

    • 行業分析 熱門閱讀

    精品課程

    gpk电子游戏出奖规律

  • <i id="r7v0f"></i>

  • <i id="r7v0f"></i>
  • 6码中特资料 旧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五湖四海彩票开奖资料 mg花花公子那关爆大奖 不改料三肖六码3肖6码 十二生肖彩票怎么买 双色球最佳的投注组合 新强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时时彩后一7码单期计划 江苏时时规则 足球比赛直播 黑龙江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福彩双色球选号器 欢乐炸金花官方下载 永利402娱乐网址